預祥專注品牌形象設計
做最專注,最用心的品牌設計公司
預祥品牌是一家國內專業頂尖視野高度的品牌設計公司,將專業設計服務傳播到每個人身邊,是預祥的,宗旨。
我們的工作包括Logo設計、VI設計、畫冊設計、宣傳海報、包裝設計、等。我們的設計師格外的擅長品牌國際化的表現手法和嚴謹的視覺表達思維,在多年的項目挑戰中,為國內高要求企業貢獻了大量的優秀案例

OUR WORK
我們能做什么
企業品牌形象設計
品牌名稱提前檢索
企業品牌定位
企業品牌標志LOGO設計
視覺識別系統(VI)設計
企業品牌宣傳推廣
企業畫冊設計
企業廣告宣傳印刷設計
產品包裝設計
...........

企業品牌形象優化與升級
品牌從新優化定位
視覺識別系統(VI)設計優化
品牌標志LOGO設計優化

CASE APPRECIATION
案例欣賞

預祥用心服務設計過數百家企業品牌形象


 
  • 樓市5月不紅成交遇冷購房者觀望房價下半年或松動對地產股影響如何?
     分類:全部資訊 行業資訊 

    距離最嚴調控啟動已有兩個半月時間,在調控影響下,本應是購房黃金期...


  • 舞蹈練習基本功的目的有哪些?
     分類:全部資訊 行業資訊 

    舞蹈的動作都是經過美化、夸張、人為塑造條理化了的,是最有典型性的動作。一方面,舞蹈在一定程度上要遵循或利用人們生活中的自然動作及其法則;另一方面,還要在更大程度上加工、改變和美化自然動作,“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就是這個道理。 沒有系統的舞蹈訓練的影響是什么呢? 如腿部肌肉力量差的人,舞姿就不美,感情也不能通過造型自由地表現出來。所以,有人說舞蹈中“抬不起的腿是看不見的腿。”又如:一套剛健有力、節奏明快、豪放開朗、氣勢軒昂的舞蹈動作,不但需要力量,而且還需要“速度力量”、肌肉耐力、控制力和彈跳力。一個柔韌性差的舞蹈者,動作很難做到文靜、柔和;如果腿抬不高,腰下不去,動作一定會顯得笨拙僵硬。 所以,一定掌握專業的系統訓練才能有更好的舞蹈基本功。下面我們來看看舞蹈基本功訓練要求形成的專業素質包括什么? 力量:舞蹈者所需要的力量就是肌肉的“速度力量”、控制力和彈跳力等。它們是在肌肉收縮或張力增加時所產生的一種能力。 柔韌性:就人體關節活動幅度的大小而言。柔韌性好的人身段不僵不板,優雅美觀。 控制力與穩定性:控制力是指舞蹈中肌肉拉緊保持平衡的控制力和保證舞姿形成的固定的力;穩定性是指在表演中調整、控制、恢復人體平衡和穩定的能力。 協調性與靈活性:協調性指全身各肌肉群都能相互協調配合;靈活性是指能夠迅速改變身體或肢體某些環節的位置和方向的能力。 但是初學舞蹈的音樂專業學生(包括一切初學舞蹈的人)的身體及生活中的習慣性動作,往往缺乏表演藝術所需要的“力量”、“柔韌性”、“穩定性”、“協調性”和“靈活性”,表現為松懈、呆板、僵硬、不協調,也就是缺乏一個舞蹈教師應具備的專門素質。因此,就必須通過系統的舞蹈基本功訓練,使他們克服自然形態的各種毛病,掌握正確的形態;訓練其肢體的柔韌度,形成其各部肌肉的緊張、松弛的控制能力和各關節的柔韌力量;培養其音樂感和伴隨音樂靈活、自如地運用手、眼、身、步各種動作的風格韻律。 那么舞蹈基本功的目的包括什么? 舞蹈基本功訓練的目的包括開發智力,表現美。學生掌握把上、把下各種舞蹈動作技巧,這是必要的,但不是唯一的。她們掌握的不應是僵死的形體動作,而應該是滲透充滿了情感和想象的舞蹈藝術語匯,也就是不能死學,學死。在基本功訓練的基礎上,要發展形象思維,自由地、創造性地組合表演動作,直至能較成功地創編舞蹈、舞蹈律動和游戲作品。這些本領,若脫離開基本功訓練這個基礎,就等于是無本之木,無米之炊。


  • 共生舞,在給殘障人士打開世界另一扇門
     分類:全部資訊 行業資訊 

    舞會開始,一個清甜響亮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到廣場的各個角落。“歡迎大家,來到我們‘心無障礙’共生舞會的演出現場,我是主持人秋玲!”聲音的主人,是24歲的茂名姑娘張秋玲,她只有一只手,一條腿,卻穩穩地站在舞臺中央,握著麥克風,神情自信又淡定。秋玲三歲多時,一次嚴重的車禍奪走她健全的身體,這場意外帶來的生活反差,讓她一直非常壓抑地生活,直到高中畢業讀了廣州殘疾者英語培訓中心,才有所轉變。  秋玲畢業后找過一些工作,最終選擇來到廣州市恭明社會組織發展中心(以下簡稱廣州恭明),成為這里唯一的一名殘障員工。“在這里,我感受到尊重,并且有更好的發展空間,而不是機械地工作。”她告訴新快報記者,在廣州恭明的工作,讓她發現自己也能游刃有余地應對各種項目、活動。然而,真正的身心打開,是因為接觸和參與了“共生舞”。  “從小我就對自己的身體不自信,更沒有想過自己能去跳舞。”秋玲說,去年9月,恭明組織了第一次“共生舞”工作坊,在長達30個小時的過程中,作為后勤人員的秋玲一直參與其中。她記得,當時有一個智障男孩站在她身邊,總是抓住秋玲的殘臂,有時候揉捏,有時候握拽。秋玲一度感到反感,但她沒有阻止那個孩子。漸漸地,秋玲發現了自己神奇的轉變,她竟然接受了在眾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殘臂,甚至可以用殘臂和別人連接舞蹈。  “在學的過程中,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變化,一開始我很拘謹,沒有辦法打開、融入,其實是因為對自己身體的一種不相信,當我轉變了意識之后,慢慢愿意去挑戰,去接受自己身體的殘缺,一切就變得完全不同了。”秋玲在舞蹈的過程中,悟到了潛伏心底的心魔是何物,她終于接受了自己,舞蹈也從小動作變得越來越大尺度。“舞蹈讓我比從前快樂。”笑嘻嘻的秋玲用一句話概括了自己最真實的感受。  他發現了做按摩師之外的潛能  和秋玲不同,蘇慧恒并不是公益組織的員工,他與融合藝術的相遇,純屬偶然。  去年12月,廣州恭明舉辦“合意2016廣州融合藝術節”,透過即興音樂、共生舞蹈、繪畫、戲劇等藝術手法,以工作坊、體驗坊、主題沙龍及公開演出等形式,讓殘障群體和公眾之間加強交流和認知。慧恒就是在這個藝術節上,體驗到即興音樂的魅力,并從此對融合藝術心馳神往。  蘇慧恒來自廣西農村,七八歲時因嚴重眼疾造成視力障礙,以至逐漸失去視物能力。因為視力原因,小學畢業后蘇慧恒就輟學在家務農。長大后,慧恒聽說外邊有招盲人做按摩師,于是他選擇離開老家,去“看看”外邊的世界。憑借學到的按摩技藝,慧恒在廣州立足,但他內心一直有所不甘,他想發現自己更大的潛能,而不是一輩子只能做按摩師,“這好像是大部分視障人士逃脫不掉的職場命運,不能改變嗎?”這個問題,在他第一次接觸到舞蹈,第一次感受到平等和被尊重后有了答案,因為有過一次接觸即興音樂的經驗,他很快認識并喜歡上了“共生舞”。